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吴元新:一抹元新蓝 非遗代代传

发稿时间:2019-12-02 21:46:54 来源:匿名

编者按:

“让高质量的文艺飞进老百姓的家中。”“艺术公益讲堂”由中国文学艺术网络联合会网络文学艺术交流中心会同全国文学艺术作家协会、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光明网共同制作和推出。其宗旨是聚集艺术家和艺术家共同开展高质量的艺术资源共享、知识普及和艺术教育,创新传播内容和方式,打造适应网络时代艺术传播规律的优秀网络公益节目,搭建美育普及平台。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艺术公益讲堂推出了一个名为“以芬芳的艺术韵颂中国”的专题节目。它讲述了文学艺术70年的发展历程,展望了美好的未来,并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本期嘉宾是中国民间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吴元欣。

中国民间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吴元欣是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代表性传承人。在过去的40年里,他致力于保护和传承蓝印花布艺术,建立了全国第一座蓝印花布博物馆,保存和保护了数万件古老的蓝印花布材料遗存,他的创新蓝印花布作品三次荣获“山花奖”。中宣部和中国文联授予他“第三届全国中青年文艺工作者美德与艺术”的荣誉称号……回首自己的非基因之路,吴元欣深感艰辛:

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我觉得穿土布上学不如以前。

当我还是个乡下孩子的时候,我家里没有布票。我必须自己种棉花,然后我妈妈会纺织,穿上土布做的衣服。那时,当我在启东上高中的时候,当我看到城里的人都穿着外国布衣和自己的衣服时,我感到非常自卑。当我到家时,我问我妈妈是否可以借一张布票,买一件外国布匹穿。我妈妈忍不住了。她坚定地对我说:“我们家织的布如果非常干净,就是一件非常好的衣服。”

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穿涤纶布是一种进步。

之后,我来到蓝色印花布厂工作。外商订购了大量我们的产品,这让我觉得我们当地的布料仍然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我记得当外国商人来参观染坊时,我们穿着涤纶,而外国商人穿着土布。因为那时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现代纺织工业,我们真正感受到了时代的进步。在20世纪80年代,外国布料不断上涨,本地布料不断萎缩。蓝印布厂的效率不是很好。许多工厂想吞并我们。我工作的研究所也停止了研究,也没有布料染色车间。蓝色印花棉布的道路变得越来越窄。

新时代:现场直播将蓝色印花布带入成千上万个家庭

那时(1990年代),如果你想坚持下去,你必须辞职,集中精力制作我最喜欢的蓝色印花棉布。辞职后,我继续设计和创新,蓝印花布的销量也有所提高。现在我们的经济发展很快,我国越来越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看到的蓝印花布博物馆是在南通市政府和各级文化部门的关怀下建成的。有了博物馆这样的遗产平台、展示空间和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样的称号,我对蓝印花布的未来充满了希望,我们的生活传播之路会越来越宽。我们可以设计更多满足普通人需求的更新产品,让蓝印花布可以走进千家万户,让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得以传承和保护。

我是吴元欣,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蓝印花布的继承人。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我向祖国致以最美好的祝愿。我希望祖国的繁荣和我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能够代代相传。(龚慈于洋)

关于中美贸易战的消息是假的!搜索“中国网”颤音号码(787874450),看看你是否想看

安徽十一选五 一分钟pk10 北京11选5 幸运28购买 安徽快三投注

© Copyright 2018-2019 ntalabs.com 留家轩坡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